银河国际娱城

圣人无不用之人无不用之物(深度好文)

  我的一个读者很有意思,六年来,他几乎每天都给我打电话,而且没有别的事,总是一会儿说要当我的学生,一会儿说不当我的学生、要另外找一个老师。每次他打电话给我说这些,我都说“好好好”,你来了你走了,我祝福你,都很好,没有什么不好的。我对所有的朋友都这样,你来了我珍惜,你走了也不攀缘。因为这一点,有些人就怀疑我没有感情。他们希望自己想走的时候,我能痛苦一下,挽留他们一下。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,他们就觉得不舒服,觉得我很冷酷,没有情感。那么我是不是没有感情?不是。但我没有什么好痛苦的。因为,你这会儿不走,过一段时间死神来了,你还是会走。对任何一个人来说,走都是必然的,因为生命有限。既然我无论再怎么痛苦,再怎么牵挂,该走的也终究会走,我为什么还要痛苦呢?所以,我不会为了一个人的来而欣喜若狂,也不会为了一个人的走而痛苦不堪。就像我过去所说的:“你来了我就当你不会走,你走了我就当你没来过。”

  但是,有时候也有例外,因为有些人来了之后做了很多事。这些做事的人,来了就真的来了,我不能当他没有来过。因为,只要看到他做过的事,我就会想起他。想当他没有来过,也办不到。所以,做事很重要。做事不但实现了你自己的价值,升华了你自己,也给了世界一个记住你的理由。

  那些不做事的人一旦走了,我就会当他没有来过。因为他什么都没有留下,什么贡献也没有,没有什么东西会让我怀念他。怪的是,做事的人一般不会走,因为他做的事情如果有利于大众、有利于世界,他就有了留下的理由。每个人所做的事情,都代表了他自己,也代表了他的存在。所以,我提倡多做利众之事。

  近来,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,某些朋友很清高,老是看不惯那些做事的人,老是认为自己最好,老是说别人的坏话,老是用一大堆理由来否定别人,老是说别人接触我是有所图谋,但几年之后,我发现,那些他骂过的人,因为一直跟我做事,在我身边成长着,越来越好,而骂人者,却不见了。真是有趣。要是我听信谗言,远离他骂的人,我就会失去很多真正的朋友。所以,看人时,不要听他说啥话,而是要看他做啥事。

  圣人从来不会随意抛弃别人,包括一些很多人觉得没什么用的人,圣人也会挖掘他的可用之处,让他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,尽量做到人尽其才。因为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,有些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用,或者没有那些容易被大家认可的本领,但他们仍然能用自己的方式来贡献社会。

  《史记·孟尝君列传》中有一个“鸡鸣狗盗”的故事,讲的就是两个技能卑下的食客如何帮助孟尝君逃生。

  孟尝君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贵族,他以广纳天下贤才著名,门下有上千食客。孟尝君给他们每个人都提供相同的饮食,自己也跟他们吃一样的食物,对每个人都热情关怀,所以天下贤士都愿意投身于他的门下。而且,他的门客中什么样的人都有,有些人有通天通地之志,有些人武艺高强,有些人擅长谋略,有些人很有智慧,也有一些人的技能相对卑下。不管什么人来投奔他,他都会予以接纳,提供食宿,为此不惜耗尽家财。后来,秦昭王听说他的名气,就极力想要招揽他到秦国,为自己服务。第一次,孟尝君听从门客的劝告,没有去,第二次齐王派孟尝君出使秦国,秦昭王就想趁机留他做宰相,但有人劝告秦昭王说,孟尝君在齐国又有老婆又有孩子,又有房子又有封地,怎么可能为秦国卖命呢?秦昭王觉得有道理,不但没有封孟尝君为相,还把他关起来,想找个理由收拾他,因为他的影响力太大,秦王担心他会与自己为敌。于是,孟尝君马上派人去找秦王的宠妃,请她为自己说情,让秦王放自己回齐国。对方的回复是,帮他也行,但他必须送自己一件白色狐皮大衣。孟尝君来秦国的时候,带了一件非常珍贵的白色狐皮大衣,但他已经送给秦王了,再也没有第二件。幸好孟尝君门下有个擅长披狗皮偷东西的门客,他当天晚上就把大衣偷了回来,献给秦昭王的宠妃,于是,秦昭王就在宠妃的劝告下放了孟尝君和他的门客。孟尝君知道秦王会后悔,就连夜带着门客赶往函谷关,准备出关返国,但时间太早,函谷关要鸡鸣时才会开放,这时,又是一个擅长学鸡叫的门客发挥了作用,他一“咕咕”,全城的鸡都跟着叫了起来,把守函谷关的将士们就把城门打开,孟尝君和门客们就顺利出关了。秦王的追兵赶到函谷关时,他们已经走远了。

  人们总是用“鸡鸣狗盗”来形容干不了大事的人,但正是鸡鸣狗盗之徒救了孟尝君的命。所以,圣人心中没有无用之人,所有人都有用,除非他自己不想为圣人所用,选择了背叛和背弃,这时,圣人也会尊重他的选择。到不了这一步,圣人一般都会用他。圣人既没有不用之人,也没有不用之物,不会认为任何一个人是废人,也不会把任何东西当成废物。

  “常善救物,故无弃物,是谓袭明。”圣人不但善于发掘人的用处,也善于运用各种物件,不会随便丢弃任何东西,总是物尽其用。

  圣人的眼里没有无用之物,我的眼里也没有无用之物,所以,我的家里总是堆了很多东西。很多别人立马就会扔掉的东西,我也会留下,总是觉得它有一天会派上用场,哪怕对我来说没用,对别人或许也会有用,扔掉有点浪费。我习惯于寻找它们的用处,一般都会把它们保留下来。

  所以,我至今仍然保留着小时候的很多东西,比如初中时的文章,还有年轻时收集的资料。很小的时候,我就觉得自己将来会建一座自己的博物馆,很多东西都有价值。有一天,我找到了一张奖状,那是我高一参加作文竞赛得了第一名时的奖状。四十多年过去了,再次看到这张奖状,想起当年那个小小的孩子是如何做着作家梦,如何为那个梦想而努力,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温馨。当年,我并没有设想过这一幕,也没有想过,成为作家的自己拿着这张奖状时,会是怎样的心情,真有点恍如隔世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司马牛问君子子曰:“君子不忧不惧。”曰:“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?”子曰:“内省

下一篇:没有了